近些日来多事,无妨提笔话秋
2023年 06月 10 日

林林

我近年来爱用自己所剩不多的辞藻写些什么都不像的文字,抒发什么都不像的感情。先将上个月瞎写的两个文字摆上来,供大家嘲笑、玩弄。

树动人零落,万籁声俱寂,独守空山了长笛。竹声脆,风声耸立,曲醉影灭。
乍见一刹那,叶动草咸惊,直下怪影闻幽箫。木心动,邪魂逃散,业破障除。

青花发阴堤,空山稀木余,望友乘自天际去。谁看,丝辫飘荡居尘世。
梧桐锁春秋,自是已推脱,独行光彩阴雨退。曾想,史安敢来相事扰?

鄙人写的文字可谓狗屁不通,文字的背景又建立在某个很奇妙的东西之上,典故也是乱用的,鉴赏是轮不到这两段的,解说也只是自娱自乐罢了。

最近,我母亲很喜欢看我的博客,至少表面上是。在这周一次过来看我的时候,就把我在我自己博客上面的评论说了出来。说实话,我一时间还没留意到。她之前跟我说,她有的时候闲着没事就把我的文章都看了个遍。

我依稀还记得,她之前说她写QQ空间日志,现在看过去已经是浪费时间了。但是对于我的博客,她似乎“区别对待”。我们看着父母的身影走很远很远,父母看着我们的身影走了很远很远。有人说看着他们的身影就可以了,“不必追”。实际上,他们也何尝不是静静的看着我们的身影,追也没法追。

这时候初读了周国平的《人生哲思录》,就目前读的这一百多页来说,有一些引起了我的共鸣,有一些让我在沉郁中更加沉郁,有一些让我做了之前未曾做过的梦。说到沉郁,之前语文老师给我们介绍“字”这个东西,我还从没有向我的父母问过我有没有个字,没有出生在大家族,应该可能没有。所以就打算自己取一个。语文老师也没有,也不太敢给自己取一个,生怕取不好。但我初生牛犊不怕虎,不怕取不好,大笔一挥,两字“郁枝”。虽然这种取的方法不符常例,听说这东西是父母取的,自己取的只能叫号。但考虑到我取这个东西的玩票性质,可以大抵忽略。所谓“郁”字,乃“郁达夫”之郁,“沉郁”之郁,当然要说抑郁之郁也行。所谓“枝”字,乃“且看旧枝发新芽”之意。你要说是悲观主义和乐观主义的结合,我看不妥。这至多是个披着乐观主义外壳的悲观主义者。

刚刚修改了一下之前写的文章《死亡与失败》,这周也给网站开了一个随机文章的功能,希望大家能去我之前的文章看看,也希望我能去之前的文章看看。最后,以周国平的一句话结尾。

世上什么不是往事呢?此刻,我所看到、听到、经历的一切,无不转瞬即逝,成为往事。所以,珍惜往事的人便满怀爱怜地注视一切,注视即将被收割的麦田、正在落叶的树、最后开放的花朵、道路上边走边衰老的行人。这种对万物的依依惜别之情是爱的至深源泉。由于这爱,一个人才会用心在看,在听,在生活。

近些日来多事,无妨提笔话秋

我近年来爱用自己所剩不多的辞藻写些什么都不像的文字,抒发什么都不像的感情。先将上个月瞎写的两个文字摆上来,供大家嘲笑、玩弄。

树动人零落,万籁声俱寂,独守空山了长笛。竹声脆,风声耸立,曲醉影灭。
乍见一刹那,叶动草咸惊,直下怪影闻幽箫。木心动,邪魂逃散,业破障除。

青花发阴堤,空山稀木余,望友乘自天际去。谁看,丝辫飘荡居尘世。
梧桐锁春秋,自是已推脱,独行光彩阴雨退。曾想,史安敢来相事扰?

鄙人写的文字可谓狗屁不通,文字的背景又建立在某个很奇妙的东西之上,典故也是乱用的,鉴赏是轮不到这两段的,解说也只是自娱自乐罢了。

最近,我母亲很喜欢看我的博客,至少表面上是。在这周一次过来看我的时候,就把我在我自己博客上面的评论说了出来。说实话,我一时间还没留意到。她之前跟我说,她有的时候闲着没事就把我的文章都看了个遍。

我依稀还记得,她之前说她写QQ空间日志,现在看过去已经是浪费时间了。但是对于我的博客,她似乎“区别对待”。我们看着父母的身影走很远很远,父母看着我们的身影走了很远很远。有人说看着他们的身影就可以了,“不必追”。实际上,他们也何尝不是静静的看着我们的身影,追也没法追。

这时候初读了周国平的《人生哲思录》,就目前读的这一百多页来说,有一些引起了我的共鸣,有一些让我在沉郁中更加沉郁,有一些让我做了之前未曾做过的梦。说到沉郁,之前语文老师给我们介绍“字”这个东西,我还从没有向我的父母问过我有没有个字,没有出生在大家族,应该可能没有。所以就打算自己取一个。语文老师也没有,也不太敢给自己取一个,生怕取不好。但我初生牛犊不怕虎,不怕取不好,大笔一挥,两字“郁枝”。虽然这种取的方法不符常例,听说这东西是父母取的,自己取的只能叫号。但考虑到我取这个东西的玩票性质,可以大抵忽略。所谓“郁”字,乃“郁达夫”之郁,“沉郁”之郁,当然要说抑郁之郁也行。所谓“枝”字,乃“且看旧枝发新芽”之意。你要说是悲观主义和乐观主义的结合,我看不妥。这至多是个披着乐观主义外壳的悲观主义者。

刚刚修改了一下之前写的文章《死亡与失败》,这周也给网站开了一个随机文章的功能,希望大家能去我之前的文章看看,也希望我能去之前的文章看看。最后,以周国平的一句话结尾。

世上什么不是往事呢?此刻,我所看到、听到、经历的一切,无不转瞬即逝,成为往事。所以,珍惜往事的人便满怀爱怜地注视一切,注视即将被收割的麦田、正在落叶的树、最后开放的花朵、道路上边走边衰老的行人。这种对万物的依依惜别之情是爱的至深源泉。由于这爱,一个人才会用心在看,在听,在生活。


版权属于:林林 所有,采用《知识共享署名许可协议》进行许可,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。

本文链接: https://www.xiaozonglin.cn/okay-to-talk-about-things/

上一篇
谈众裁官制度
下一篇
厨子的性格
赞 (0)

猜您想看